余瑭

*雨落江城 塘泛涟漪*

虞棠 熟儿点叫我鱼塘

安吹 双雷吹(雷德,雷狮)是个cp推

天雷瑞嘉or嘉瑞 其余杂食

来自紫堂厨最后骄傲的倔强

全职杂食

主推 韩张 喻黄 双花 方王 叶蓝

目前只产 凹凸/全职

是个半吊子词作[VC] 喜欢写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

你好。



「头像是自己约的人设」

[用心白嫖 用脚产粮]

作为作者,最基本的权利就是写文章了,剧情发展恐怕是ta唯一能掌控的东西,那是作为作者少有的自由,那也是他乐此不疲的唯一信念。那么作为读者的我们,选择只有赞美或者无视,我想除了作者有特别出格的做法以外,我们是没有资格指责作者的。因为作为作者,他凭什么要把自己呕心沥血的作品无偿给你们欣赏呢?

Dopy.:

Muize.lupe:

针对空间一条说说,看到第一句话就气的在抖。
什么叫做理解在手作饼干里面藏针???这么说,不讲道理的说,理解这种行为,原po的素质也高不到哪去。
今天我也不讲什么委婉礼貌了。
一句话,爱看看不看滚,别人太太是欠你什么???刀手得罪你了???
我讲个真事,以前列表有一位文手爹爹,以前是发糖的,有一次发了一把刀,一篇正剧风的文,文笔,剧情,文章节奏都可以称得上是顶级。那个爹爹当初来找我帮他一起磨,记得特别清楚,从星期六到第二个星期二,我美术生晚上十一点下课回家,他就等我等到十一点半开始磨,磨到两三点,我提的细节,提的建议她都会特别认真的改。有一次我睡了,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就看到,三点多钟,我和爹爹的聊天列表躺着一篇改好的稿子。那时候真的,超级佩服这位爹爹。
但结果呢。
结果呢。
结果是她发了这篇文,很多人取关了她,还有人直言不讳的说,当初我是因为吃糖关注你的,现在发刀了取关取关,一开太太发文以为是糖,结果是刀子,觉得自己被骗了,取关取关。
我亲爱的小姐姐小哥哥们啊,哪怕是无心的,你知道这是怎样的伤害吗?
第二天晚上爹爹跟我小窗,我们两个开的语音,说着说着爹爹哭了起来,我至今记得她说的一句话。
“我只是想写我自己想写的东西,想写有人能记住的东西。”
那时候我想陪着她一起哭。
这就是你们的爱吗?
这就是你们的喜欢吗?
之后有一次,爹爹收到了别人寄过来的一封信,打开,寄信的是一直说很喜欢爹爹的一个姑娘,而那封信里却没有了以前喜欢的情绪,几乎都是,你为什么要拆散我喜欢的那个cp呢?你为什么要让他们受伤害呢?
而爹爹跟我讲这件事的时候却说了一句。
【对不起。】
真的,我特想说你没对不起任何人,但是所有的语言都无力了起来。
如果这是以爱为名义造成的伤害,这样就不过分了吗?
那么认真的无偿的给予的太太们,她们得到了什么?
针,刀片。
伤害,恶意。
这些让人心酸的事难道还要一件件的发生下去?
我想对那个妹子说,无论你发这条说说的初心在哪里,但是若这是你对太太们的爱,我告诉你三个字。
你,不,配。
无论是对三次身体造成的伤害,还是二次语言造成的伤害,若是说你们曾经喜欢过,我都自认为这种喜欢廉价。
你不配,你不配喜欢她们。

评论(1)

热度(119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