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瑭

*雨落江城 塘泛涟漪*

虞棠 熟儿点叫我鱼塘

安吹 双雷吹(雷德,雷狮)是个cp推

天雷瑞嘉or嘉瑞 其余杂食

来自紫堂厨最后骄傲的倔强

全职杂食

主推 韩张 喻黄 双花 方王 叶蓝

目前只产 凹凸/全职

是个半吊子词作[VC] 喜欢写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

你好。



「头像是自己约的人设」

[用心白嫖 用脚产粮]

【哑舍】最后。

·与原著无关

 

·occ

 

 

“罢了……也该结束了。” 

 

男子抿了口新茶,长叹。

 

 

医生最终仍未回想起那些事,那个人。像是被人庇佑着,平淡的度过了余生。他一生未婚,只把汤远做儿子来养,日子过得也算的幸福。每逢七夕,他都会带着汤远去吃牛排,像是某种执念,也不知为何。他再也没看见母亲为他留下的那块长命锁,也不曾记得是何时弄丢的,每每想起,心头总会一紧,他好像遗忘了某个重要的人。

 

 

再后来,医生逝世了。

 

葬礼上,汤远哭的泣不成声。天下起了毛毛细雨,雨水划过男儿的脸庞,滴落在土壤上。

 

这时,汤远发觉雨似乎是停了,抬头一看原来一把黑伞为他挡住了雨滴,顺着看去,只见一人身着玄色衬衫,上面还绣着一头栩栩如生的赤龙。那人长得有几分清秀,汤远在看见他面容时,顿时愣住了——此人莫不是他师父口中的师兄?

 

那人看着灵堂前的遗照,沉默了许久,长叹一口气,不知从何处掏出了个锦囊,交给了汤远,悄无声息的离开了。

 

汤远打开了手中绣着荼蘼的锦囊,里面放着一块被人用丝绸精心包裹着的碎成两半的长命锁。

 

 

那人倚在墙角,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,交代了几句便匆匆挂断了。他回到哑舍,收好了伞,跌坐在藤椅上,他知道,自己时日不多了。那年,他向赤龙托许了一个心愿,愿自己能亲眼看见那人的来生能轻轻安安过一生,到了那时,他便随着自己的执念永远消失在尘埃里。

如今,他终于能平平安安度过一生,而自己活得也够久了,也该休息了下了。

 

锁上了哑舍的大门,他知道,那个人再也不会拎着一盒小笼包,在清晨推开这扇门了。

 

他脱下了赤龙服,将它收在了檀木盒子里,放入了柜子底层。

 

独自一人坐在后院的桂花树下,永远的闭上了眼。

 

世间再无哑舍,再无甘罗。

 

 

评论(2)

热度(6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