晏修

随笔。2017.9.25

秋风拂过她的发丝,又生出了几分赤红。

我关注她好久了。

她生的十分标致。有着一头独一无二的,翠绿色的秀发。仿佛隐没在了层层绿叶的陪衬中,却又那么突出夺目。

不知是何时,何人为他挑染上了璀璨的艳红,促不及防的映入了我的眼瞳,再也移不开视线。

我开始关注她了。

阳光透过玻璃映入室内,为所有的一切镀上了一层金边。我顺着光芒望去,只见她站在太阳下,像是发着光一般。微风吹拂着她的秀发,仿佛又红了几分。

她垂着眼,像是一位优雅的少女。

那一天我在看见她时,她已不似往日那般美丽。

翠绿的秀发不再柔软,如枯萎的树叶。也不见那抹挑染的红发了。曾经火红的秀发,如今仿若凋零的花朵,黯然失色。

她就这样,突然的,又似乎是情理之中的,从豆蔻迈入了不惑。

她闭着眼,恰似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。

或许在下一次离别后再相逢,徒留的仅是森森的一句白骨,或许来年还会再相逢,或许她的生命就这样走向尽头。

秋风吹过层层枯黄的落叶,她就这样静悄悄的离去了。

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,我仍不知晓她的姓名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