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瑭

*雨落江城 塘泛涟漪*

虞棠 熟儿点叫我鱼塘

安吹 双雷吹(雷德,雷狮)是个cp推

天雷瑞嘉or嘉瑞 其余杂食

来自紫堂厨最后骄傲的倔强

全职杂食

主推 韩张 喻黄 双花 方王 叶蓝

目前只产 凹凸/全职

是个半吊子词作[VC] 喜欢写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

你好。



「头像是自己约的人设」

[用心白嫖 用脚产粮]

【宋词百首之鹊桥仙/韩张】最简单的爱情

☆主韩张,有双花辅助

☆可能有ooc,如果有评论不用客气指出来

☆第一参加联文,文笔不好见笑了

————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
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有一件事,自张佳乐加入霸图就令他一直疑惑不解。

职业选手不好找对象——这是职业圈内人们都心知肚明的事儿,要是哪个找到了对象,不管是圈内圈外异性还是同性都能嘚瑟好一段时间。比如他自己和孙哲平,两个人从百花到现在,路途坎坷,多少分分离离还能走到如今,因此张佳乐对于这段感情珍视的不得了,孙哲平也是如此。自然,两人本就身处异地,俗话说得好小别胜新婚,两个人一天一通电话一周一次视频一月一次飞机,张佳乐认为这很正常,丝毫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并坚定地认为所有情侣都像这样,并对此深信不疑

“蓝雨正副队也这样啊,我觉得没毛病。”

张佳乐如是说道。

但是自从到了霸图,他开始怀疑自我了——因为荣耀圈赫赫有名的霸图正副队,韩文清,张新杰。

众所周知,霸图正副队是一对,也没什么太奇怪,正副队队内消化实在谈不上有什么值得惊讶,像蓝雨的喻文州和黄少天,圈内公认最恩爱的情侣,再比如虚空的李轩吴羽策,轮回的江波涛周泽楷。

“但是韩文清张新杰和他们不一样啊!”

张佳乐无力地喊道。

霸图正副队是悄无声息的在一起的,没有轰轰烈烈的告白,也没有脍炙人口的情话,更没有恩恩爱爱的甜蜜日常。

以至于当众人发现他俩是一对时还震惊无法相信。

时至今日林敬言回忆起来依旧满脸不可思议:

那是夏休的某一个晚上,霸图一伙人为了迎接张佳乐史无前例的搞了一个聚餐,一顿饭下来职业选手们多多少少也沾了点酒,毕竟不是在联赛期间,没有什么特别要注意的,所以大家难得放肆了一把。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,酒壮怂人胆,林敬言酒精上脑,壮着胆儿坐到韩文清旁边,玩笑道:“队长,你看现在不少战队正副队都在一块儿了啊,你和张副队不会也是一对吧?”韩文清当时也喝了几口酒,难免也有些醉意,“我和新杰是一对啊。”说完嘴角还不可察觉的勾起了一点弧度。
林敬言发誓,他当时真的是开玩笑,绝绝对没有任何八卦的意思。大家大多都熙熙攘攘地围在张佳乐旁边有说有笑,没有人注意林敬言和韩文清。林敬言听完后满脸不可思议,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酒喝太多听错了,张新杰当时并不在场,据说是因为这种活动会搞得太晚,他定点要睡觉,所以早退了,导致林敬言不好找他问清楚情况,林敬言更不可能找韩文清再问一遍,他甩了甩头,决定把这件事当做一个秘密。十分钟后,被张佳乐灌了两杯酒的林敬言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张佳乐。张佳乐听完后吓得酒杯都脱了手你,Duang的一声掉在了地毯上,和林敬言两人面面相觑。

韩文清清了清嗓子,让大家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,自己起身去前台结账。林敬言和张佳乐非常默契的放慢了脚步,等到韩文清结完账,出了酒店,两人才跟着他的步伐出了门。

十点四十二,张佳乐记得清清楚楚,当时他特意看了手机。

夜深了,整条街不似白天那般喧闹,一轮明月高高挂在夜空,昏黄的灯光照在那位游戏里所向披靡的霸图队长的身上,像是为他披上了本就属于他的万丈光芒。

“回家了。”

张佳乐听见韩文清说道,语气难得的温柔。两人顺着声音看去,男人倚靠在车旁,灯光打在他的脸上,镜片反射着灯光,看不清容貌。下一秒他似乎是听见了韩文清的话,看了眼表,抬头冲他笑了笑,拉开车门,

“回家了。”

后来韩文清坐上了副驾,两人扬长而去,张佳乐戳了戳一旁的林敬言,声线有些颤抖

“那是张副队吗?”

林敬言呆呆地看着那辆奔驰消失在路的镜头,

“是....吧?”

然后第二天整个职业圈都知道霸图正副队韩文清张新杰是一对了。两个当事人仍旧该干啥干啥,不为所动,似乎是默认了。

张佳乐还是纳闷,纳闷到骨子眼了,两个人平时没有过多的交集,也没有亲昵的话语,实在是不像一对恋人。

后来林敬言一语点破了他,

“是啊,他两完全不像一对恋人。更像一对相处已久的老夫老妻。”

他们已经互相烙印在了对方的生命里。

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张佳乐发现,林敬言说的一点也没错。

韩文清每天晚饭饭后大家都离开了,会一个人留在训练室复盘。张新杰会跟大家一一再见,然后提着饭往与宿舍楼相反的方向走去,身影慢慢消失在夜色中。

“队长,吃饭了。”

大家都说韩文清脾气不好,凶起来连自家老板都吼,张新杰对此只是笑笑。

“队长只是性子急。”

说完就招呼着大家去复盘了。

后来到了国家队,十四个人为了心中共同的理想身赴异国他乡。

国家队的日子比在国内还无聊,张佳乐看到黄少天喻文州就眼红。

“凭啥啊就他两带对象。”

在国内和孙哲平就是异地,到了苏黎世更难受了,还有时差。

每天训练完,大家基本上都是回到酒店,视频的视频,打电话的打电话,弥补一下对象不在身旁的遗憾。

张佳乐从来没见过张新杰打电话,更别提视频,打开电脑就是看比赛录像。

虽然说听不到自家队长的声音是比较轻松,不用想着自家队长那个钱包脸,但还是纳闷的还是纳闷

“他两不用交流感情啊?!”

后来的后来,中国队拿了冠军,十四个人窝在KTV里庆祝胜利灯光闪烁在每一个人的脸上,大家洋溢着胜利的笑容,满脸喜悦。

“乐爷我是世界冠军!!”

张佳乐灌了口鸡尾酒,放下酒杯,无意间看见沙发角落里有个东西在发光。他不动声色的往那儿挪了挪,发现那东西是个手机,张佳乐把手机拿起来,映入眼帘的便是[您有一条新信息]

“这谁手机啊”

张佳乐笑声嘀咕道。
手指划开页面,

“没有密码?”

壁纸赫然是黑红相间的BATU。张佳乐很快就反应过来,在座的是霸图的只有他自己和张新杰,很显然这不会是他自己的。

“副队的手机?”

张佳乐抬头望去,冠军之夜,张新杰在一旁似乎被人灌了几杯酒,靠在一旁休息了。

张佳乐点开 信息 ,看见有一条备注是队长的未读短信。

“韩队?”

张佳乐心里有些疑惑。

手指刷刷的往上翻,发现消息记录洋洋洒洒几十页,从世邀赛开始,甚至更早以前。消息内容很简单,没有长篇大论的思恋也没有肉麻的爱语,大多都是战队的一些事宜,或者是提醒韩文清注意身体。

翻到最新的一条短信。

“冠军。明天就回家。”

“恩,等着冠军回家。”

那一刻,张佳乐才发现,韩文清和张新杰是真的烙印在了彼此的生活中,他们的爱情很简单,很平凡。不需要繁复肉麻的情话去修饰,也不需要亲昵的动作去填充。低调的,简单的。张佳乐相信这种爱情,一定是最长久的,最牢固的,他们两个,就是这场爱情最坚固的羁绊。

恍惚间,张佳乐想起了学生时代学的一首诗,

“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

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我看来,韩张不需要秀恩爱,他俩就是恩爱最好的诠释。

评论(11)

热度(89)